美高梅官方网站 > 战略战术 > 坚如磐石拉动新型国际关系建设,国际社服社会

原标题:坚如磐石拉动新型国际关系建设,国际社服社会

浏览次数:137 时间:2019-11-04

美国等西方国家犯下的错误以及世界政治的混乱现实,使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美式思维”的负面效应甚至危害。作为新崛起中的大国,中国一直在避免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陷入“缠斗”,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促进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上。

遵循建设新型国际关系的方向,坚定不移地走出一条与传统大国兴起不同的发展之路,是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大国应当为人类社会发展承担的历史使命。

一个极为鲜明的对比是,在中东、北非、撒哈拉以南非洲等广大发展中地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一直在不遗余力地输出所谓民主,但结果却事与愿违,不仅没能带来民主与繁荣,反而导致不少国家和地区政局动荡、治理失败、战乱不断。而中国给这些地区带来的,一直是以促进和平、发展与繁荣为目的的真诚付出。

作者简介

随着一个美国难以再随意任性的世界逐渐形成,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成员也都应准备好迎接一个没有霸权存在的世界。就此而言,超越大国对抗的旧有逻辑,还意味着以更加宽广的视野和格局拥抱一个崭新世界。

努力形成新规范

张树华、赵卫涛:中国崛起超越大国对抗逻辑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建飞认为,在合作共赢这个核心理念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目标的引导下,新型国际关系将展现出不同于旧国际关系的诸多新特征。例如,在主要内容方面,经济、文化、生态等领域低政治议题的地位会不断提高,取代政治、军事等高政治议题;在主题上,共赢式国际合作将取代对抗、零和;在国家间关系定性方面,伙伴关系将超越传统的对抗或结盟。

(作者分别是中国社科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欧洲研究所博士后)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认为,中国的发展壮大让世界多极化趋势变得更加具象化。在西方发达国家具有传统优势的规则制定领域,中国已经开始有所作为。例如,建立“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对发展中国家意义重大,有利于改善国际规则制定被少数国家垄断的局面,推进国际关系民主化。

怎奈树欲静而风不止。美国等少数西方大国从未放弃以大国对抗的旧有逻辑对待中国的发展。在新近提出“锐实力”之前,针对中国的各种软实力攻势从来就不罕见。在对华“唱衰论”近年来日渐失去市场的情况下,形形色色的“陷阱论”“责任论”层出不穷。无论预言国强必霸、必有一战的“修昔底德陷阱”,还是强调中国应承担更大责任的“金德尔伯格陷阱”,最终目的无外乎都是在减轻美国自身压力的同时,尽可能迫使中国承担与自身能力不符的国际责任,最大限度迟滞中国的崛起进程。

国际体系的深刻转型也为建设新型国际关系提供了现实基础。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戴长征看来,虽然当前经济全球化遭遇挫折,但并没有发生根本性逆转,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大方向是正确的。世界政治经济力量对比的变化,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尤其是随着中国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为改变旧有国际体系的不合理因素提供了契机。

对此,中国在扮演好全球发展贡献者和国际秩序维护者角色的同时,必须保持清醒头脑,在超越大国对抗逻辑的基础上确保自身正当权益。过去几十年来,本着“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原则,中国放眼全球,尤其注意与渴求发展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打成一片,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比较优势,与国际社会分享中国改革和发展经验。

建设新型国际关系的提出,是基于对国际局势演变的深刻洞见。在分析当前国际关系中的非理性因素时,中国政法大学全球化与全球问题研究所所长蔡拓表示,当今世界极端现实主义沉渣泛起,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形成的对话合作的全球治理秩序、机制、理念遭受重创。“对硬实力的崇拜、对精英政治和已有国际制度的失望、对人工智能时代不确定性的忧虑,都反映出当前国际社会发展处于相对低潮、混乱、迷茫阶段。”

遭遇“9·11”恐怖袭击后,美国把反恐摆在战略日程首位,但结果却是越反越恐,陷入封闭怪圈。加上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和新干涉主义的冒险等,过去这些年来世界政治生态让人感到“混乱而失序”。在西方世界内部,经济危机造成贫富对立,社会矛盾加剧,排外主义、民粹主义和保守思潮蔓延。在国际领域,西方大国拉帮结伙、恃强凌弱,肆意干涉他国内政或垄断国际事务现象时有发生。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仍是国际关系民主化的主要障碍。

在外交学院中国外交理论研究中心主任魏玲看来,中国倡导的新型国际关系不仅“新”在理念上,更“新”在具体操作规则和国际实践层面,真正要把平等参与、民主协商、规则公正落到实处。就平等参与而言,现行国际体系名义上是平等的,但实际上各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制度体系中的代表性、发言权、收益权都是不平等的。推动落实平等参与的操作性规范,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重要内容。就民主协商而言,由于不同国家发展水平、文化、制度各异,在国际议程中的优先选项并不相同,要在多样性前提下最大程度达成合作,照顾各方关切的协商一致原则十分重要。从《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达成,到“南海行为准则”实质性案文的具体磋商,正是在中国与东盟国家的民主协商过程中向前推进的。就规则公正而言,规则对利益分配具有决定性作用,对未来国际秩序走向影响深远,要构建兼顾整体、多数与个体利益的更公正规则。中国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在与各方的磋商与互动过程中有利于推动形成新型国际规范和规则。

执着于寻找敌人和对手,是美国在二战后长期斗争思维模式的产物。回顾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与世界政治发展历程,我们更应看到,美国非但没能充分运用好自身权力和影响造福国际社会,反而循着称霸与对抗的行为逻辑越走越远,挥霍了苏联瓦解后在经济和政治层面留下的“冷战红利”。美国的学界和政治精英们鼓吹文明冲突,发动反恐战争,大肆对外输出民主,挑动“颜色革命”,最终使美国成为世界政治的乱源和“麻烦制造者”。

姓名:毛莉 工作单位:

当然,超越大国对抗逻辑绝非一味回避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更不是不讲斗争、甘受欺辱甚至坐以待毙。过去和当前阶段,国与国尤其各个大国仍是国际舞台上彼此竞争的主角,在激烈的竞争面前,我们只能敢于斗争,才能在国际强权面前维护自身的利益。只是在这种竞争中,我们要清醒认识到,国际格局与力量对比的革命性变化,确实为崛起中的中国提供了超越一些旧有逻辑的机会和环境。20世纪已经过去,西方二元对立、零和博弈的旧有思维、行事方式和世界观都在随之没落。我们则有足够自信和能力,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各国人民一道去迎接和拥抱一个没有霸权主导、全球化、多元化的崭新世界。

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超越了国别、党派和制度的差异,汇聚起各国普遍认同的最大公约数。吉林大学东北亚地缘政治经济研究所所长刘雪莲从国家理性的维度分析了新型国际关系的理念创新。她说,国家理性实质上是自利理性和公共理性的统一,国家是为追逐利益而存在的,但不能完全抛弃道德和伦理。而受西方现实主义理论的影响,国家在实际国际交往中更强调工具理性与自利理性的一面,忽视了价值理性和公共理性的一面。面对国家间相互依存程度加深、解决全球性问题需要国际合作等新形势,这种理念越来越过时。新型国际关系倡导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是对国家理性二元性、统一性本真的回归,有利于重塑国家理性中的价值理性和公共理性。

以冷战结束为标志,世界两极政治对立的格局迄今消失已快30年了,但人类社会并没迎来“天下太平”。

走出国与国交往新路

另一方面,在多极化趋势日益明显的今天,国际力量对比已发生革命性变化。美国的霸权地位虽然仍将维持一段时间,但毕竟已今非昔比,不再具有轻易左右世界格局的能力。出于惯性,现今的美国政府依然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动辄对其他国家和地区横加指责甚至无礼干涉,但在维护世界平衡与和平的力量日益增强的现实之下,美国施展这种霸权的空间正在不断被压缩。

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努力,蕴含在中国坚持探索自身发展道路的努力之中,建立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基础之上。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副院长唐永胜认为,当前大国竞争加剧等因素给未来全球发展增加了不确定性,中国为国际关系发展贡献的新理念必须以高水平的国内治理作为基础,以不断增强的实力作为保障。要以循序渐进而非毕其功于一役的心态稳步推动新型国际关系建设,让更具包容性的中国理念落实到国际关系的具体实践中去。

对此,西方世界无疑需要进行反思,而这其中最应反思的又恰恰是凡事强调“优先”“第一”的美国。中华文化主张和而不同、美美与共,在中国人眼里,世界是展示人类不同文明的“大舞台”。而在美国社会精英眼里,世界却是你争我斗的“大擂台”。

作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既是对中国和平发展道路的传承与创新,也承载着中国对建设美好世界的理想和追求。新型国际关系究竟“新”在何处?4月21日,在京举行的第四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政治经济高端论坛聚焦“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机遇与挑战”,对建设新型国际关系的新背景、新理念、新实践进行深入研讨。

无论从较长的历史周期还是未来国际力量发展对比看,当代中国的崛起与复兴,都应该也能够超越近代以来传统大国的对抗逻辑。

“新型国际关系理念超越了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为如何看待国际关系提供了新思维、新视角、新方向。”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方长平表示,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中的现实主义强调国强必霸的权力政治逻辑,对大国关系过度悲观,对中小国家和其他社会力量过度漠视。制度主义表面上为国际合作提出了切实可行的途径,但背后的理论逻辑根本上反映的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利益,二战后多数国际制度为西方发达国家所控制。制度霸权极大侵蚀了广大发展中国家利益,加剧了世界体系中心—边缘结构的不平衡发展。主流建构主义越来越强调规范的传播内化,而西方的背景知识、思想蕴含在现有国际规范中,这决定了它在向国际社会传播内化时不可避免地与地方性知识文化产生矛盾、冲突和对抗,增加了国际体系的不稳定性。而新型国际关系理念摒弃了西方国际关系理论中的零和思维、冷战思维、强权思维、势力范围思维,有利于构建真正平等的国家间、文明间关系。

一方面,当代中国的复兴不是以美国等西方国家为参照物,而是沿着自身既有的历史和现实逻辑展开。中国的“和”文化传统和近代以来深受列强欺凌的惨痛经历,都使中国对和平发展环境备加珍视,摒弃国强必霸的西式对抗思维势所必然。

记者 毛莉

超越西方国际关系理论

全球治理旧体系和国际关系旧格局千疮百孔,迫切呼唤走出一条国与国交往的新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书记蒋庆哲表示,推动建设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两大目标,新型国际关系不是笼统的概括,是处理国与国关系、推动国际社会发展的中国方案。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战略战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坚如磐石拉动新型国际关系建设,国际社服社会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