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官方网站 > 战略战术 > 美军电磁频谱作战发展综述,论美军对作战环境

原标题:美军电磁频谱作战发展综述,论美军对作战环境

浏览次数:172 时间:2019-12-15

——从“battlefield”到“battlespace”再到“operational environment”的转变

摘 要:从美军战场电磁频谱控制问题和电磁频谱优势入手,梳理美军电磁频谱战新理论的发展沿革、主要政策与条令文件、新装备与预研技术等现状,分析联合电磁频谱作战理论的基本概念、任务域与定位、主要组织机构、作战筹划内容和作战实施方法等内容,从理论认知、力量架构、作战运用、装备技术等多个方面探讨美军电磁频谱作战发展的主要特点。

“battlefield”,通常被理解为敌对双方之间发生接触的有限区域,1980年代之前美军就将其移出了军语条目;2000年,美军提出了“battlespace”的概念,从“field”走向“space”,美军用了至少25年的时间,从以时空线为主对作战环境的理解向多维度系统的系统性理解转变;2006年,美军用“operational environment”这一术语来替代了“battlespace”,“battlespace”这一术语条目在2009年版的美军军语也消失了。“operational environment”,直译就是作战环境,一直以来就是列在美军军语的条目之中的,本文简要介绍了从“battlefield”到“battlespace”再向“operational environment”的转变,重点阐述了美军对“operational environment”重新阐释后的含义和主要内容,包括物理域及因素(Physical Areas and Factors),信息环境(Information Environment),网络空间,电磁频谱(Electromagnetic Spectrum),政治、军事、经济、信息、基础设施系统。

关键词:电磁频谱战,频谱管控,电子战,电磁作战环境

网络空间

长期以来,为破解反进入/区域拒止困局、达成新的抵消战略,美军先后推出空地/空海一体战、网络中心战、分布式杀伤、多域战和混合战争等作战新思想,不断谋求导弹攻防、网络电磁和多域空间等军事优势。如今,电磁频谱战成为引领新一轮军事理论和技术创新的新宠。研究和剖析美军电磁频谱作战发展现状与特点,对于我军在信息战场御敌制胜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美军认为,网络空间,是全球性的信息环境,包含了由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及其附属的数据资源所形成的各种互为依赖的网络,包括互联网、通信网、计算机系统以及植入的各种中央处理器和控制器。1

1 电磁频谱战发展现状

联合作战越来越依赖于网络空间,它跨越地理和地缘政治界线——许多处于美国的控制之外,与关键基础设施的运作连为一体。因此,当各级指挥员计划和组织作战时,必须充分考虑对信息和网络空间的严重依赖,以及各种物理因素,比如可能降低信息和信息系统的保密性、有效性、完整性。2

1956年,前苏联海军司令Sergei Gorschkov上将指出:“谁控制了电磁频谱,谁将赢得下一场战争”。六十年后,电磁频谱成为现代战争的关键作战域之一。为争夺战场电磁频谱优势,美军从作战理论到装备技术进行深入探索,发展迅猛。

指挥员通过实施网络作战(Cyberspace Operations,简称CO)以保持网络空间的行动自由,并限制敌人和对手在网络空间的行动自由,以完成上级赋予的各项任务,并为实施其他作战活动提供有利条件。网络作战,依靠设置于物理域中的链路和节点在网络空间和物理域中发挥作用,而物理域中各种活动能够在网络空间或通过网络空间产生效果,比如通过影响电磁频谱(electromagnetic spectrum)和改变网络的物理基础结构(physical infrastructure)。3

1.1理论发展沿革

从网络作战的计划和实施的角度考虑,网络空间可用三个互相关联的网络层来描述4:物理网络层(physical network layer)、逻辑网络层(logical network layer)和网络角色层,如图3所示。

电磁频谱控制由来已久。上世纪70年代初,美参联会主席Thomas H. Moorer称,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者将是能高度控制和管理电磁频谱的一方。美国“老鸨鸦”协会最早提出将电磁控制作为电子战概念的第四组成部分。2009年,战略司令部推出电磁频谱战早期概念,在电子战基础上增加电磁频谱管理、电磁战斗控制等任务内容[1] 。2012年,战略司令部建立联合电磁频谱控制中心,旨在实现电子战和电磁频谱管理全面集成,各部队也分别建立相应的组织协调机构和分队[2] 。美海军同年提出电磁机动战概念[3] ,并在2015年3月发布《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概要阐述了电磁机动战目标、构成、技术项目和实现路径[4] 。2015年12月,美国防部首席信息官TerryHalvorsen指出,电磁频谱有望被视作继陆、海、空、天、赛博空间之后第六作战域[5] ;同月,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在《决胜电磁波:重拾美国电磁频谱领域主宰地位》 [6] 报告中提出“低-零功率”电磁频谱战概念,阐述了概念思想、趋势特点、能力和技术需求及当前障碍并提出视图、概念、采办、技术、验证等方面建议。2016年11月底,美国“老鸨鸦”协会第53届国际研讨会以“电磁频谱作战全球视野”为主题,展示电子战、频谱感知与冲突消除的新概念与技术成果,探讨电磁频谱作战环境、政策条令、装备采办、联合训练与作战能力等[7] 。2017年1月新任国防部长Ashton Carter签署首部《电子战战略》文件,正式确立电磁频谱为独立作战域并阐述如何实施作战[8] 。

美高梅官方网站 1图3

1.2政策与条令

物理网络层,由IT设备和基础设施所组成,它为网络空间提供了存储、传输和处理信息的物理域,包括数据仓库和数据在网络各组成部分之间的转移。物理网络层各组成部分,包括硬件和基础设施(比如计算机设备、存储设备、网络设备、有线和无线连接设备等),需要有安全措施以避免受损或非授权物理进入(unauthorized physical access)——有可能获取合法的逻辑进入(which may be leveraged to gain logical access)。对于物理网络层,网络作战首先考虑的确定其地理位置点和合适的法律规定,尽管在网络空间中,地理界线可以很容易且快速地被跨越,但仍然存在着主权国家问题,因为这些设备都是属于公众的或私人的实体,进入都是能够被控制或受限的,这是在计划的各个阶段必须予以充分考虑的。

战略政策与军事条令集中体现美军作战理论发展。美国防部2006至2014年多版更新《电磁频谱战略》,聚焦推进频谱装备发展、频谱行动灵活性、频谱管理和政策响应能力提升等战略目标[9] ;战略司令部2010年8月发布《赢得21世纪经济与安全优势:电磁频谱控制战略框架》,从目标、需求、战略开发等多角度构建电磁频谱控制体系架构[10] ;参联会先后于2012年3月颁布JP6-01《联合电磁频谱管理行动》联合出版物[11] ,2012年12月签颁CJCSM3320.01C《电磁作战环境中联合电磁频谱管理行动》主席手册[12] ,2013年1月签发CJCSI3320.01D《联合电磁频谱作战》指示[13] 和CJCSM3320.04《电子战支援联合电磁频谱作战》手册[14] ,2015年3月签署《电磁频谱作战联合概念》文件[15] ,系统阐明联合部队开展电磁频谱作战行动的战略愿景、组织机构与职能、指挥与管理关系、计划制定与作战实施、作战集成与行动协同等内容,并逐步向电磁控制、干扰消除、频谱管理和电子战重编程等操作层的战术、技术与程序细化;美陆军于2007年12月发布TRADOC P525-7-16《美陆军未来模块化部队概念能力计划2015-2024——电磁频谱作战》手册[16] ,2010年5月颁布野战条令FM6-02.70《陆军电磁频谱作战》 [17] ,2014年1月颁布野战手册FM3-38《网络电磁行动》 [18] ,2015年12月发布出版物ATP6-02.70《电磁频谱管理作战行动技能》 [19] ,2016年2月更新AR525-15《网络电磁行动软件重编程》规定[20] ,美空军2017年更新AFI10-703《电子战集成重编程》指示[21] ,在联合条令指导下界定电磁频谱作战概念范畴,深度阐述机构与职责、作战架构、计划制定与协调控制、任务清单与决策流程、行动分队与管理工具及DOTMLPF等问题,并促进电磁频谱作战、电子战与网络空间战的融合。此外,美联合部队开发部主管Kevin D. Scott于2016年10月签署JDN3-16《联合电磁频谱作战》条令纪要[22] ,规范了术语和作战框架标准,对职能角色、组织机构、计划制定、作战实施和评估作了程序性描述,它以参联会2013年1月和3月签颁的CJCSM3320.02D《联合频谱干扰消除程序》、CJCSI3320.02F《联合频谱干扰消除》和2014年2月的CJCSI3320.02E-1《联合频谱干扰消除程序保密增本》三大条令[23][24][25] 为重要操作支撑,成为美军电磁频谱战最新指导。

逻辑网络层,由相互关联的一些网络元素(elements of the network)所组成的,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从物理网络中抽取出来的,它是建立在用于驱动网络各组成部分运作的逻辑程序(logic programming 不需要与具体的物理链接或节点(specific physical link or node)相捆绑,但能够提供逻辑地址和交换或处理数据。逻辑网络层中,通过个体的链接和节点,形成了各种各样分布式的网络空间元素,包括数据、应用、网络流程等,但这些并没有与单一节点相捆绑。例如,联合知识在线网站(the Joint Knowledge Online Website),它具有多个服务器分布在物理空间的多个地点,但在万维网中只有单一的URL [注:uniformre source locator的简称,在Internet的WWW服务程序上用于指定信息位置的表示方法] ;又如,美国国防部的非保密互联网协议路由器网络(Non-classified Internet Protocol Router Network,简称NIPRNET)和机密互联网协议路由器网络(SECRET Internet Protocol Router Network,简称SIPRNET),是全球性的多分区网络(multi-segment networks),从逻辑意义上则属于单一网络。基于定位考虑,计划人员可能需要知道某些目标的逻辑位置,比如关键的机器和操作系统(machines and operating systems),允许多个服务器或其它网络功能为每一台计算机分配一个单独的IP地址(Internet protocol addresses),而不需要知道它们的地理位置。

1.3装备与技术

网络角色层,是采用统一规则从逻辑网络层中提取的数据所形成的网络空间视图,这些数据用于描述活动在网络空间中的参与者或实体身份(anactor or entity identity)的数字表示(digital representations),由网络或IT使用者的账户组成,这些账户无论是人为的还是自动生成的,都是互相关联的。网络角色可能直接与某个人或实体相关联,也可能与一些个人的或组织的数据相关联,比如邮箱和IP地址、网页、电话号码、网上论坛登录、财务账户密码(financial account passwords)等。在网络空间中,1个个体可以使用多个身份来创造和保留多个网络角色,比如不同的工作和私人邮箱地址,也可以使用不同的身份进入不同的网上论坛、聊天室和社会网络站点;同样地,单一的网络角色也可能被多个使用者使用,比如多个黑客使用同样的恶意软件控制别名、多个极端分子使用同一个银行账户、或者同一组织内的所有成员使用同一个邮箱。网络角色的使用,给网络空间中各种行为的责任归属造成了困难,网络角色的复杂性以及与实际的地理地址或形式不相关联,使它们的实际身份很难确认,必须通过大量的情报信息收集和分析来达成,而实际效果如何也难以确知。

军事技术引领和支撑先进作战理念。为将电磁频谱战从概念转化为能力,美军极力开展技术创新和装备研发,发展具有网络化、灵巧化、多功能、小型化和自适应等特征的新系统。

电磁频谱

在频谱管控系统上[19][26] ,美国防部自2005年开发部署同盟国联合频谱管理规划工具与全球电磁频谱信息系统,随后的频谱XXI与改进型频谱XXIO、频谱感知管理与规划系统、频谱态势感知系统、海上电磁频谱作战行动项目、联合自动通信电子行动指令系统、东道国全球在线频谱数据库等,具备实时频谱测量与在线分析、频谱筹划推演与频率分配、电磁干扰分析与冲突消除、电磁作战环境建模仿真、电磁态势共享与用频效能评估、频谱资源接入与数据库等功能与能力。

美军认为5,许多军事行动都是在复杂环境中实施,尤其是越来越严重地依赖电磁频谱(electromagnetic spectrum,简称EMS),所有的现代化部队都已依赖电磁频谱展开各种行动。

在作战装备与技术项目上[3][26][27] ,2011年,预先研究计划局开始启动行为学习自适应电子战、极端射频频谱条件下通信、主动电子扫描阵列技术、近零功耗射频和传感器运行等项目,通过对抗行为实时评估、措施自主生成、效果即时反馈等新技术开发针对未知波形和行为的电磁频谱威胁实时战术对抗新能力;2010年,空军启动基于网络化软件定义架构的认知干扰机与大功率高效射频数模转换器项目以及无源射频识别环境、频谱战评估技术工程研究、反电子高功率微波先进导弹等项目,发展有源和无源目标威胁自动感知识别、实时评估和自适应对抗技术与能力;美海军开展海上电子战改进SLQ-32舰载电子战系统、舰船信号探测装备、集成桅杆舰载天线、下一代干扰机等项目,提升实时威胁评估与态势感知、任务方案建模仿真、电磁频谱自动分配、作战行动分析等能力;美陆军启动计划在2016年9月投入使用的电子战规划与管理工具、防御性电子攻击和“消音器”电子战等系统,增强射频信号感知的电子支援和发送干扰或欺骗信号的电子攻击能力。今年初,战略司令部联合电子战中心启动面向电磁频谱态势感知与指挥控制提供改进电磁战斗管理能力的新技术研究,计划5年内实现基于策略的实时频谱管控、先进电磁战斗序列表征和行动方案建模仿真分析等能力并达到7-8级技术成熟度[28] 。在认知电子战和人工智能技术推动下,DARPA在2017年8月11日又启动了射频机器学习系统和频谱联合挑战项目,开发从大量复杂频谱信号中自动区分和表征目标信号的新技术[29] 。

电磁频谱是指所有频率范围内的电磁辐射(electromagnetic radiation),频谱的一端是具有最长的波长和低频率的无线电波,另一端是具有最短的波长和高频率的伽马射线,如图4所示,具体可细分为:无线电波、微波、毫米波、红外辐射、可见光、紫外辐射(ultraviolet radiation)、X射线和伽马射线。6

2 联合电磁频谱作战理论

电磁频谱,通常用来组织和解释所有存在于我们周围和整个宇宙中的电磁能量,大量依赖于电磁频谱的民用和军事设备在诸多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包括:情报,通信,定位、导航、授时(positioning,navigation, and timing,简称PNT),传感,攻击,数据传输,信息存储和处理(information storage and processing)。过去几十年来电磁频谱技术的飞速发展,使民用和军事电磁频谱的应用能力及对其的依赖程度呈指数增长,这种扩散式增长,加上美军对电磁频谱的严重依赖和对手的低代价进入,对联合部队司令造成了重大军事挑战。7

电磁频谱战是美军21世纪信息作战最新理论。随着研究和认识的不断深化,美军逐步将新的战略思想落地为战法和战术措施。为统一战场电磁频谱利用与控制行动,美军综合一系列指示、条令、规程等文件出版JDN3-16《联合电磁频谱作战》条令纪要,规范了作战概念、任务范畴、组织机构、作战筹划与实施及评估等。

美高梅官方网站 2

2.1基本概念

图4

电磁频谱作战是美军电磁频谱战理论的概念基点。它以电子战和频谱管理为基础,以联合电磁频谱作战为实现方式,目标是在电磁作战环境中达成电磁频谱优势,涉及频谱管理行动、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和联合电磁频谱管理行动等概念。根据美军条令JP1-02《国防部军事术语词典》 [30] 、JP6-01《联合电磁频谱管理行动》、JDN3-16《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和ATP6-02.70《电磁频谱管理作战行动技能》界定,联合电磁频谱作战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部队开展的用于利用、攻击、防护和管理电磁作战环境的协同军事行动。电磁频谱管理行动是指在军事行动全阶段共同促成计划、管理和实施电磁作战环境内作战行动的频谱管理、频率分配、东道国协调、政策遵循、冲突消除等相互联系的功能。各概念间关系与范畴如图1。

美军认为,整合电磁频谱行动(Integrated EMS operations),夺取电磁频谱优势,对于所有联合作战而言,都是十分必要的,而联合电磁频谱作战(joint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operations,简称JEMSO)和电子战(Electronic warfare,简称EW),就成为了美军在电磁频谱领域的主要作战行动。不管是对军事行动的支持,还是作战本身的聚焦点,联合电磁频谱作战的主要关注点就是保持畅通进入和使用电磁频谱以满足军事需要,而电子战就是在作战环境的整个电磁频谱范围内保护友好行动、拒止敌对行动。8

美高梅官方网站 3

此外,美军认为9,所有军事行动中,电磁频谱的使用都是控制作战环境的关键,从传感器至各平台的信息传输都离不开电磁频谱的使用,但由于大量民用以及敌人的拒止造成了越来越拥挤的电磁频谱环境,导致军用电磁频谱也越来越受限。联合部队司令的目标是塑造和控制电磁作战环境中的一切,都已超越了所有的物理域和信息环境,甚至于超出了规定的边界或疆域,这就使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变得复杂化,各种各样的因素——包括使用装备的类型、装备的使用对象、敌方能力、地理和天气等,都会严重影响联合电磁频谱作战的实施。

图1 电磁频谱作战相关概念关系图[19]

电磁环境,就是当某一军事力量、系统或平台在其预期的作战环境中执行预定任务时,所遭到的全频段的辐射或受控的电磁发射程度在能量和时间上的分布。10通俗来讲,电磁环境就是电磁干扰(electromagnetic interference,简称EMI)+电磁脉冲(electromagnetic pulse,简称EMP)+电磁辐射对人员、军械、敏感物质的危害+太阳黑子、闪电、静电等自然现象的作用之和,实际上就是全球性的电磁背景。

2.2任务域定位

电磁作战环境,则是以电磁环境(electromagneticenvironment,简称EME)为背景的,与特定作战区域相联系的受电磁影响区域的范围内,友方、中立方和敌方的电磁战斗序列。11它是电磁环境的一部分,也是某一特定时间内实施联合电磁频谱作战的地方,如图5所示。

美军认为,联合电磁频谱作战任务域由电磁频谱利用、管理、攻击和防护四维度任务构成,其中,利用任务有信号情报搜集分发和电子战支援,管理任务有电磁频谱管理和电磁战斗管理,攻击任务有电子攻击和导航战,防护任务有电子防护和联合频谱干扰消除。该作战概念旨在对电磁作战环境中的联合部队电磁频谱行动进行作战集成、确立重点优先事项、组织行动协同和冲突消除,通过充分集成电磁机动方案、力量和行动强化协调统一,实现战场电磁频谱控制。它在各作战域的联合作战行动能力形成中扮演着关键角色,对联合部队的指挥控制、情报、火力打击、调整与机动、防护、行动能力维持等职能作用发挥产生深刻影响。

美高梅官方网站 4

2.3组织机构框架

图5

联合电磁频谱作战的组织机构负责为指挥官和司令部制定和发布政策指示与行动指南,进行作战计划制定、作战实施、行动协调和作战评估。由联合部队指挥官指派电磁频谱控制负责人承担联合电磁频谱作战总职责。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单元是联合部队的主要参谋部,由电磁频谱控制负责人委派一名主管统一指挥。各军种设立电磁频谱作战分部,各下辖一个电磁频谱作战分队,承担集成网电作战、电子战和频谱管理行动的职能,分别为陆军的电子战军官所辖网络电磁行动分队、海军的海上作战中心电磁频谱作战分队、空军的空中作战中心电子战协调单元、海军陆战队的战斗开发与集成司令部下属网络空间与电子战协调单元、多国部队联合参谋部作战处所属合同电子战协调单元。联合部队所属联合电磁频谱作战组织机构如图2,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单元架构如图3。

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就是为了控制电磁作战环境(electromagnetic operational environment,简称EMOE)而采取的所有活动,以确保能够顺利地计划和实施联合作战或联盟作战,它主要是通过协调电子战和联合电磁频谱管理作战(joint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management operations,简称JEMSMO),来利用、防御和管理电磁作战环境,使依赖电磁频谱 的各类系统能够在预定作战环境中充分发挥有效功能。

美高梅官方网站 5图2 电磁频谱作战组织机构

依赖电磁的各类系统在取决于各自功能的专用频段才能运作的更加有效,这些系统也受到不同的操作环境影响,还有如雾、雨、雪对超高频卫星通信(satellite communications,简称SATCOM)的不利影响,太阳活动如黑子、耀斑、大气波动等对使用高频传导的各类系统的影响,来自于其它发射机、输电线或静电的人为干扰对所有系统的影响。电磁作战环境对军事力量、装备、系统和平台的作战能力的影响,统称为电磁环境效应(Electromagnetic Environmental Effects,简称E3),它包括了电磁兼容性(electromagnetic compatibility,简称EMC),电磁脆弱性,电磁脉冲(electromagnetic pulse,简称EMP),电磁防御(electronic protection,简称EP),电磁辐射对人员、军械、敏感物质的危害,太阳黑子、闪电、静电等自然现象的作用等。所有依赖电磁的系统都是易受攻击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受到电磁能的影响。12

美高梅官方网站 6图3 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单元架构

PMESII系统

2.4作战筹划流程

美军非常强调从系统观的角度出发来理解整个作战环境。美军认为,系统是在功能、物理或行为上相关的并有相互作用或相互依存关系的诸要素所形成的一个统一整体。研究作战环境的一个重要方式,就是把它看作一系列复杂的并不断互动的政治、军事、经济、信息、基础设施系统。根据不同的参与者,这些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可以被看作为一个网络或者一群网络;这些系统的性质和相互作用则将影响联合作战的计划、组织和实施。通常来说,国际盟友(international partners)和国内其他的参与者(civilian participants)都属于军事之外的各种系统,联合部队司令和参谋们必须理解这些系统以及军事行动会如何影响它们,更重要的是必须理解其它的PMES II系统中的哪些要素能够帮助或者可能会影响作战任务的执行。作战中,各利益相关者之间形成的共同理解,能够影响那些超出联合部队司令指挥权限的行动,也能推动形成一个联合方式来达成目标。

联合电磁频谱作战筹划工作由各级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单元共同完成。在任务分析时,作战计划制定队伍制定一份参谋部评估方案,用于在制定和分析行动方案中确定电磁频谱支持度,作为达成电磁频谱优势的战略基础;行动方案选定后,制定联合电磁频谱作战附录,描述作战全阶段的使命任务、优先事项、政策策略、流程步骤和实施程序,为在联合作战域使用电磁战斗管控系统建立协调措施、具体程序和交战规则;同时,联合部队各分部报送各自电磁频谱作战计划并集成到该附录。在计划制定与行动实施期间,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单元加强各分部电磁频谱作战计划并参与各分部需求制定、优先事项确立、作战集成与行动协同,并生成一份电磁频谱控制计划。随后,调整更新后的电磁频谱控制计划启动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实施周期环,生成指导联合部队电磁频谱使用的电磁频谱控制序列。作战筹划流程如图4。

从系统的角度来理解,一个典型作战环境的建立,就是通过其他联合部队职能要素的跨部门参与,以及与各类情报组织、美国政府部门和机构、拥有众多专家的非政府研究中心之间的合作。联合部队司令必须考虑用最好的方式去管理或支持这些跨职能的工作,J-2部门(intelligence directorate of a joint staff,联合参谋部情报部)就是负责这项工作的职能部门,因此,这也成为作战环境联合情报准备(joint intelligence preparation of the operational environment,简称JIPOE)的一部分。

美高梅官方网站 7图4 联合电磁频谱作战计划制定流程

理解PMES II系统及各系统之间的相互影响,各系统之间的关系如何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能够使联合部队司令充分认识到采取何种行动能够影响系统内的各要素。除此之外,采用系统分析方法,能够及时识别出告警情报的潜在来源,有利于理解友方、对手、敌方和中立方这些系统之间连续复杂的影响,有利于找出作战设计的诸要素,比如作战重心、作战线、作战关键点等。

2.5作战实施方式

PMES II系统及相互间的关系,如图6所示,这张图描述了预定的作战重心和战略重心之间的关系,显示了由相关联的节点所组成的子系统,说明了两个相关联的重心所具有共同的节点,这些都能够帮助指挥员和参谋人员,在作战计划过程中提前设想如何分配各项任务,更有效、更详细地拟制作战计划。13

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实施过程是一个计划、实施和评估的连续循环周期。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单元完成电磁频谱控制计划和电磁频谱控制序列的制定,确立作战行动的战斗周期,经电磁频谱控制负责人批准,向各分部作战单元和分队发布并组织实施。电磁频谱作战单元全周期完整参与联合部队关键战斗流程,并根据作战时段内各分部所属分队的用户需求和战场电磁频谱态势及时调整更新计划与序列,确保每份电磁频谱控制序列有效生成、高效下达和执行。基本过程为:制定与发布控制计划、更新各分部控制计划、准备作战计划、生成和分发控制序列、执行和调整作战实施计划与控制序列、监测和指导作战进程,作战实施周期如图5。

美高梅官方网站 8

美高梅官方网站 9

图6

图5 联合电磁频谱作战实施周期

原文为:cyberspace—A global domain within the information environment consisting of the interdepend entnetworks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frastructures and resident data, including the Internet, telecommunications networks, computer systems, and embedded processors and controllers.

3 电磁频谱作战发展特点

——DOD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 February 2019,第59页。

军事新能力离不开新体系支撑。作为应对信息网络、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军事新挑战的作战理念,电磁频谱战一经提出就成为美军战斗力发展新方向。为力求深化认识且高效实用,美军从政策条令建设、组织机构与部队调整、装备系统与新技术研发等多个维度将新概念推向战场。

JP 3-0 Joint Operations, 11 August 2011, 第IV-2页。

3.1以政策条令为依据强化基本概念与理论认知,推动作战理念向执行操作落地

JP3-0 Joint Operations,11 August 2011, 第IV-2页。

思想引领行动。美军擅长创新作战理念,电磁频谱战概念也不例外。一是注重厘清概念核心,统一理念认知。电磁频谱战发展的早期数年,始终在论证面向新作战域的新概念。军方主导“老鸨鸦”等专业性军地高层论坛,分析概念所涉及的相关理论、交流技术发展和应用方式,推动认识深化,同时,在战略性文件和顶层条令中,逐步梳理相关联新旧概念间的联系与区别,剖析其范畴与任务域,以此日益促成概念的清晰界定和理论体系成型。二是面向战场运用操作,逐层细化条令。美军历来重视将作战概念向执行层战、技术措施细化落地。电磁频谱战从概念提出到进入条令和从联合条令到军兵种配套行动手册及战技术规程仅用三年左右的时间,美陆军甚至在联合参谋部之前建立战场运用概念蓝图,形成从联合层面到分队层面层层衔接、逐项落地的系统性作战运用与操作指南。

JP3-12 Cyberspace Operations,8 June 2018, 第I-2-4页。

3.2以固有力量为基础建立高效集成的部队架构,力求战场运用全周期协调有序

JP3-13.1, Electronic Warfare,8 February 2012,第I-1 页。

部队是行动载体。美军非常重视新概念作战力量与现有能力的优化集成。一是注重能力体系整体规划。美军电磁频谱战与网络空间作战的能力发展轨迹相似。从联合参谋部、联合部队司令部到军兵种部队,设置作战席位和相应实施分队,建立作战计划、指控、实施和评估的全流程运行机制,形成高效流畅的能力集成体系。二是重视现有机构与新力量协调互融。通过及时明确新能力所涉及机构与力量的职责和相互关系,制定面向作战的行动流程和实施程序,甚至规定有关协调活动中的制式模板,促成电磁频谱作战与其他任务域的全体系全程行动协同有序。三是依托实战演练及时验证能力。基于作战新概念和能力目标迅速推进电磁频谱领域战场攻防研练实践,在作战试验中边验证边修正。美陆军在去年2至5月成立第1战场网电战小组的电磁频谱战独立分队并计划年底参加某一地域战斗司令部组织的演习[31] ;美空军在“战斗护盾”演习中为响应“频谱干扰消除项目”实施了雷达电子战系统测评[5] 。

JP3-13.1, Electronic Warfare,8 February 2012,第I-1 页;JP 3-0 Joint Operations,11 August2011, 第IV-2页。

3.3以科技实力为支撑推进新概念装备系统预研,将高新技术向战斗力优势转化

JP3-13.1,Electronic Warfare,8 February 2012,第I-1 页;JP 3-0 Joint Operations, 11 August 2011, 第IV-2页。

强军必需利器。高新技术装备是催生新生作战能力的重要途径。一是善于发掘战场新变化并评估新需求。美国防部2014年《电磁频谱战略》指出,要量化频谱需求、发展电磁环境所需装备和技术,增强实时频谱操作和电磁频谱系统实时识别、预测及干扰消除等能力[9] 。美军由底至顶建立了面向装备系统研建与作战部署应用的需求采集与集成机构,在定期搜集梳理的同时借助政府审计署、兰德公司和院所专题小组进行专项调研论证,分析结果可直接为国防部和参联会提供决策支持,形成了畅通有力的需求管理评估体系,为研建电磁频谱战装备和开发新型战斗力注入激活剂。二是注重预研技术向装备系统集成应用。美军装备系统研建都会基于国防信息体系结构标准展开,具备仿真建模、预先研究、技术集成、应用验证等系统流程和完善能力,注重同步进行原有型号改进和新研智能技术装备系统开发。《决胜电磁波》指出,新阶段电磁频谱战重要特征是无源传感器应用和采用“低-零功率”能力对敌进行反电磁对抗,智能化技术和装备是未来主导[6] 。电磁频谱战技术装备预研与集成也将能够以更优方式实现军事问题向技术能力升级、前沿技术与成熟方法互融、专用系统向综合平台集成,进而完成战斗力优势无缝跃升。

JP3-13.1,Electronic Warfare,8 February 2012,第I-1 页;JP 3-0 Joint Operations, 11 August 2011, 第IV-2页。

参考文献

JP3-13.1, Electronic Warfare,8 February 2012,第I-1页。

[1] 朱松.电磁频谱战构想[J].国际电子战,2010:26.

原文为:electromagnetic environment—The resulting product of the power and time distribution, in various frequency ranges, of the radiated or conducted electromagnetic emission levels encountered by a military force, system, or platform when performing its assigned missionin its intended operational environment. Also called EME.

[2] U.S.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Electronic Warfare: DOD Actions Needed to Strengthen Management and Oversight [R].WashingtonDC:U.S.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July 2012: 15.

——DOD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 February 2019,第75页

[3] 李琨,任翔宇.反介入/区域拒止背景下电子战装备的研发[EB/OL].[2016-06-22]..

原文为:electromagnetic operational environment—The background electromagnetic environment and the friendly, neutral, and adversarial electromagnetic order of battle within the electromagnetic area ofinfluence associated with a given operational area. Also called EMOE.

[4] U.S. Marine Corps, Navy, Coast Guard.A Cooperative Strategy for 21st Centrury Seapower[R].WashingtonDC:Department of the Navy, March 2015: 21.

——DOD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 February 2019,第76页

[5] 李勇 译.美国防部或宣布电磁频谱为第六作战领域[EB/OL].[2016-12-23]..

JP3-13.1, Electronic Warfare,8 February 2012,第I-2-4页。

[6] Bryan Clark,Mark Gunzinger.Winning the Airwaves: Regaining America’s Dominance in the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R].WashingtonDC: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 2015-12-02.www.csbaonline.org.

JP3-0 Joint Operations,11 August 2011, 第IV-3-4页。

[7] Association of Old Crows.Press Coverage of the 53rd Annual AOC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 Convention[EB/OL].[2017-01-20]..

[责任编辑:huangxx]

[8] John Knowles.A Great Strategy [EB/OL].[2017-06-16]..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9]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ElectromagneticSpectrum Strategy [美高梅官方网站,R].WashingtonDC: Department of Defense, February 2014..

[10] LCDR J DMcCreary.Gaining the Economic and SecurityAdvantage for 21st Centrury: A Strategy Framework for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Control [R].WashingtonDC: Joint Information Operations Warfare Centre, United Stats Strategic Command, 2010-08-31: 21-22.

[11] Joint Chiefs of Staff.Joint Publication 6-01: Joint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Management Operations [M].WashingtonDC:U.S. Joint Staff, 2012.

[12] Joint Chiefs of Staff.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Manual 3320.01C: Joint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Management Operations in the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Operational Environment [M].WashingtonDC:U.S. Joint Staff, 2012.

[13] Joint Chiefs of Staff.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Instruction 3320.01D: Joint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Operations [M].WashingtonDC:U.S. Joint Staff, 2013.

[14] Joint Chiefs of Staff.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Manual 3320.04: Electronic Warfare in Support of Joint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Operations [M].WashingtonDC:U.S. Joint Staff, 2013.

[15] Senate Committee On Armed Serverces.Statement of John E. Hyten Commander United Stares Strategic Command Before the Senate Committee On Armed Serverces [R].WashingtonDC:U.S. Senate Committee On Armed Serverces, 2017-04-04: 11-12.

[16] U.S. Army Capabilities Integation Center.Training and Doctrine Pamphlet 525-7-16: The United States Army Concept Capability Plan for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Operations for the Future Modular Force 2015-2024[M].WashingtonDC:U.S. Army Training and Doctrine Command, 2007.

[17] U.S. Army Signal Center of Excellence.Field Manual 6-02.70: Army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Operations [M].WashingtonDC:Headquarters, Department of the Army, 2010.

[18] U.S. Army Combined Arms Center & Electronic Warfare Proponent.Field Manual 3-38: Cyber Electromagnetic Activities [M].WashingtonDC:Headquarters, Department of the Army, 2014.

[19] U.S. Army Cyber Center of Excellence.Army Techniques Publication 6-02.70: Techniques for Spectrum Management Operations[M].WashingtonDC: Headquarters,Department of the Army, 2015: 1_1-E_1, 5_1-5_12.

[20] U.S. Headquarters,Department of the Army.Army Regulation 525–15: Software Reprogramming for Cyber Electromagnetic Activities[M].WashingtonDC: Headquarters,Department of the Army, 2016.

[21] U.S. Air ForceElectronic Warfare Division.Air Force Instruction 10-703: Electronic Warfare Integrated Reprogramming [M].WashingtonDC:Headquarters, Department of the Air Force, 2017.

[22] Joint Chiefs of Staff.Joint Doctrine Note 3-16: Joint Electromagnetic Spectrum Operations [M].WashingtonDC:U.S. Joint Staff, 2016.

[23] Joint Chiefs of Staff.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Manual 3320.02D: Joint Spectrum Interference Resolution Prcedures [M].WashingtonDC:U.S. Joint Staff, 2013.

[24] Joint Chiefs of Staff.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Instruction 3320.02F: Joint Spectrum Interference Resolution [M].WashingtonDC:U.S. Joint Staff, 2013.

[25] Joint Chiefs of Staff.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Instruction 3320.02E-1: Classified Supplement to the Joint Spectrum Interference Resolution Prcedures[M].WashingtonDC:U.S. Joint Staff, 2014.

[26]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 Heisey W, KlineW, Zebrowitz H, et al.Automated Spectrum Plan Advisor for On-The-Move Networks [C].Proceedings of 2006 IEEE Military Communications Conference.WashingtonDC: IEEE, 2007: 1-5.

[27] 国际电子战.认知—电子战的未来[美高梅4858mgm,EB/OL].[2016-6-17]..

[28] 刘丽 译.美联合电子战中心寻求改进型电磁频谱战斗管理技术[EB/OL].[2017-04-09]..

[29] 开辟机器学习应用新领域,DARPA启动“射频机器学习系统”项目[EB/OL].[2017-08-17]..

[30] U.S. Joint Chiefs of Staff.Joint Publication 1-02: Department of Defense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 [M].WashingtonDC: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2011.

[31] Sydne J.Freedberg JR.Army Building 1st Battlefield Cyber/Electronic Warfare Team [EB/OL].[2017-08-20]..

[责任编辑:huangxx]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本文由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于战略战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军电磁频谱作战发展综述,论美军对作战环境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日本西南海空域侦察预警核心节点之